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张志东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张志东的《僧侣望江图》:电影美学的水墨视觉实验

2016-08-30 15:21:14 来源:中高网作者:
A-A+

  

  一、卢陵米价

  书画家张志东的这副作品,让我想起历史上的一段佛门公案:卢陵米价。不妨作为这篇文字的引言。

  中唐时期有一个与老爱同为刘姓的佛门弟子,法号青原行思。青原君一向少为谈资。但他有一个师傅,却大大的有名,贯彻古今的禅宗界大咖六祖慧能。慧能向来以藐视佛理学术著称,是我情场失意时的偶像。慧能对佛教理义的把握和理解,无师自通,以“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的禅智心机崛起,将五祖神秀掀翻在地,之后这位大咖又以“我是文盲我怕谁”的姿态,撂了从中土到印度一众佛界大佬的牌子,并随手将达摩在中土开创的禅宗一派,推至到“顾左右而言他”的境界。

  青原君是慧能的带功弟子,在投奔慧能前就已有佛学的底子,佛门路数也与慧能相同。算得上是佛禅门下的练家子。

  所以青原君初到曹溪法盛,立刻就被台上弘法的六祖慧能见心见性:这小子不着调尤甚我。随即将青原君收录门下。青原君入佛门不久,就被慧能责成“分化一方,无令断绝”,领师命到青原弘传佛法。

  当时的青原,已经渐成为一颗禅门的新星,粉青者众。不过,也会有个别的佛门屌丝飘洋过海来叫板。有一日,青原君正在道场宣法,台下一佛门屌丝就发问责难:佛法要义究竟为何?你给个痛快话!此时,台下僧众心思各异,看着青原君如何作答。青原君果然不着四六,语出惊人:卢陵米现在多少钱一斤?

  这个无厘头的回答,比之于丹的“三八二十三”还要荒诞。佛门屌丝一下子被青原君的回答整蒙了,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接茬。

  中唐时期的戾气不像现在这么重,社会还着意于标新立异。青原君以卢陵米价作答,不仅没有受到嗤鼻,还获得了一片点赞。但唐以后,社会舆情大变。原本嘲讽权威的时尚之风气,却被奉为不可置疑的正朔。自那以后,青原君的答非所问,释然和茫然了芸芸众生1000多年,其投射在历史上的禅学阴影,至今仍未消散。

  凭心而论,我不太相信青原君的答非所问,是因他本人就五迷三道。事实上禅机的狷狂与荒诞,已然是东亚社会的一个文化现象,你总不能说东亚族众全都愚蠢不堪。也只是到西学东渐以后,禅机才在大众市场有所收敛。然而,这是否是慧能和青原君乐见的现象吗?

  关于青原君和卢陵米价的这段公案,我是这样理解的:所谓的权威,全是扯淡,全都应该被撂牌子。从这个角度判断,青原君包括他的师傅六祖慧能,如果有见禅宗被竖立修禅的不二法门,一定会哑然失笑三日。

  柴门事,其实和中国社会大体相同,走的都是占山为王的路子。按照这个路数关照,中国传统水墨一门,也不例外,唯唯诺诺了上千载。而我,却一直等待着一个如慧能和青原君式的人物,浮出水面。

  直到2015年6月,我的心愿,得到成全。

  二、推倒胡

  2015年6月,南国的天空,乌云如沸,大雨瓢泼。

  颇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然而,就在大雨落下的刹那,一处直入云端的高楼房间,一双苍白有力的手,一支饱蘸墨汁的毛笔,抖然推出。这就是这副《僧侣望江图》的创作场景。

  《僧侣望江图》具有许多开创的特性。但是在传统画派看来,我猜测,他们一定认为张志东的创作显然具有不着调的属性。事实上也大体如此。南北宗的笔墨教诲,工笔画的循循善诱,在志东兄这里获得的待遇是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这光景,像极了青原君的卢陵米价,在当下的回响。

  《僧侣望江图》如青原君,一意孤行,义无反顾。

  《僧侣望江图》,是依照电影美学的光影原理和透视规则绘制而成。依照志东兄的说法,属于当代墨彩画派的小品。墨的使用表明的是一种源流,我来自那里,至于我是谁?我自己定义。

  这副作品从推墨笔法起,到整个画面的布局渲染,拒绝服从传统水墨的一切 定式,却转身致敬于油画古典主义的构图原则,使主题和意境在空蒙山水间,均衡而典雅。但不同的是,该作品率行业之先,运用当代电影艺术的镜头语言,关照人物、山水、天光、云影,有着罕见的水墨时尚感,和直接而真实的视觉效果体验。画中的僧侣,是以后进入的姿态,眺望在水墨世界的中心位置,而袈裟就在墨分五色中鲜红而立,屌到不行。

  毫无疑问,张氏的这副作品,深得古意之妙,又简约时尚在当下,透着潇洒的国际范儿。不过,我更愿理解画家对于电影镜头视角的运用,有着如僧侣式的怜悯之意。这个结论是非常清晰的,志东兄试图用科技时代的镜头语言,打捞起沉沦在历史深处的水墨岁月,也由此创造出了那种奇妙的,水墨世界难以寻觅到的灵动感和透视效果。我个人以为是一个值得道贺的成就。

  而且我判断,此画风迟早汇成潮流。毕竟,数码影像并非情非得已,而是以技术的自主选择,构成统治的权势。当然,你若硬要在“万径人踪灭”处独自一人摞管没人拦你。

  而我,作为艺术评论的闯入者,有义务提醒,电影表现主义美学正在介入中国的传统水墨画,书画家张志东在这个领域是抢先了,是这个领域的第一人,是领路者。如果你是传统画家,你跟还是不跟,是你的事。这不仅要看你手上的底牌,更要看你是否有这个胆识。

  推倒胡到底有运气的成分。

  只不过,对水墨艺术从业者的劝戒,不是本文的重点,而是卢陵米价,究竟多少钱一斤?

  三、从中唐,到当下

  青原君以卢陵米价回答佛门屌丝的提案,在我看来,并非属于当代儒学超女于丹式的机锋。实际上,空谈之风自中唐起就染着毒气。当然,纯理论学派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逻辑学就诞生于此。问题的关键是论理的朝向。佛教是究竟个人体验的学问,对于社会进步的建构,包括人的精神的构建,帮助不大。东亚文化的主流,在西学东渐后,抛弃了佛学之道,原因就在于此。

  所以我相信,青原君早就看穿了此点。与其问佛门要义,到不如搞清楚卢陵米的价格,好决定晚餐是吃饭还是喝粥?遗憾的是,青原君的寂寞,被保存了上千年,直到志东兄的《僧侣望江图》出现。

  《僧侣望江图》我以为是对青原往事的眺望和追溯。从这个意义上讲,《僧侣望江图》写就的况味,正是青原君“单刀赴会”青原弘法时的一幕。前方的世界,似别有洞天,但实则天光暗淡。但这又有什么关系?“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志东兄的僧侣,渊亭岳峙,以一件在墨色世界行走的袈裟红袍,宣示着“独立寒秋,湘江北去”的慨叹和孤傲,以及对佛门内外的法理所持的鄙睨神情。

  志东兄以极简主义的手法,勾勒出一代僧侣的果决和坚毅。

  不过,我更感兴趣的一点,是张氏美学对水墨视觉艺术的独创和镜像式的图解。《僧侣望江图》将此揭示的十分清楚。这是一副镜头感强烈的作品,近景处的花草明显在镜头前失焦,景深处则在墨分五色中层层展开,这种构思,独具匠心,独步于水墨画坛。而且,这副作品还呈现出一种流动感,仿佛镜头在追逐的僧侣行走的脚步。

  并且这种追逐,从中唐,到当下。这是最令我惊讶的部分。当然,张氏美学的水墨视觉艺术,也一直在沿着电影镜像的方式,演绎,建构,并叩问着卢陵米价,多少钱一斤?(作者:晓丹/老爱)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张志东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